第二十六章 同做过梦(三)

期末结束的时候,安愿将手里的音频交给许局长,随后回学校办理退学手续。她不敢保证荆复洲的人会被一网打尽,事情败露之后所有人的目标都会指向她。她还很年轻,有大好的前程,她尚且热爱这个世界,并充满希望。

而对于这些,荆复洲都是不知道的。随着安愿生日临近,他开始着手安排出国游玩的事。安愿并不是什么富贵人家的孩子,他想把自己拥有的都给她,让她过最好的生活。出发时间定在七月末,前一个晚上安愿娇笑着躺在他身下,没有丝毫异样。

他不知道,她如同盘丝洞里爬出的妖精,早已联系警察在机场布下天罗地网。鼓楼里建筑结构繁复,梦死更是鱼龙混杂,许局长为了保证能顺利抓捕,提前在安愿那里得到了航班信息,只要他们前脚刚刚走进机场,后脚警察就就会将他们包抄。

老董开车,荆复洲今晚的心情很好。相比之下安愿很明显心不在焉。期末结束之后她的退学手续办理的也很顺利,她攒下了一笔钱,足够她去别的城市重新开始。可是那笔钱大部分都跟荆复洲有着脱离不开的关系,望着车窗外面,安愿忽然发现,谁也不能把谁从生命里彻底抹除,他出现过必然会有痕迹,她只能尽其所能的去好好生活。

偏过头,荆复洲拉着她的手,眼神平和的望着窗外的景色,霓虹灯落在他眼里,光芒璀璨的,他们谁都不说话,似乎就可以天荒地老。安愿在心里叹了口气,轻轻靠在他的肩膀上,荆复洲不知真相,低头在她发顶落下一吻。

他们提前了一些出发,打算在外面吃过饭再去机场。老董打着方向盘,车子拐了个弯往荆复洲熟悉的饭店过去。安愿心里焦灼,只觉得自己像是偷到了魔法的人鱼,随时有变作泡沫的危险,可偏偏这种心情不能表现在脸上,压着心里的情绪,在桌边坐好。

西餐厅氛围极好,只是太幽静,也不知道是什么日子,除了他们周围再没有别的吃饭的人。安愿低头点餐,菜单上印着中英双语,她看了半晌只觉得心烦意乱,把菜单往前推了推,语气带了点撒娇:“还是你点吧,我平时没来过这些地方,不太会点。”

“有没有什么想吃的?”荆复洲接过菜单,在面前摊开。安愿眼珠转了转,俏生生的摇头:“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他显然被她取悦,转头跟服务员点了几个店里的招牌菜。安愿双手撑着下巴,颇有几分孩子气的望向他:“咱们快点吃吧?”

“第一次出国,迫不及待了是不是?”荆复洲合上菜单,笑着看她:“去早了也没用,不到时间飞机又不起飞。”

她不是迫不及待,她只是怕夜长梦多。每一秒都在消耗着她的意志,即便之前已经蛰伏了那么久,这一刻却还是有些沉不住气。可她也知道那样更危险,所以只是不停的喝水来压住自己心里翻涌的东西。那种东西似乎是兴奋,又似乎是不舍,只是她说不清究竟是不舍荆复洲这个人的宠爱,还是不舍自己坚持已久的信仰。

温水滑过喉咙,她跟自己说,是后者。

荆复洲平时不是话多的人,今晚却显得有些喋喋不休。从他的语气中能隐隐泄露点与往日不同的情绪,这种不同更让安愿觉得慌张。她仔细去瞧他的眼睛,却不是他惯有的心机深沉,心脏像是被吊在了喉咙口,多精致的美食也食不知味。

可安愿也看出,荆复洲同样没什么胃口。她从他不断喝水和向外看的动作推断,他现在的心情或许和她一样焦灼。安愿不明白为什么,他的焦灼也并不刻意瞒她,心不在焉的切着盘子里的牛排,她顺着他的目光也看过去。

有穿着黑色长裙的小提琴手走过来,为他们演奏。这场景她只在影视剧里见过,亲身体验反倒有些不自在。荆复洲把她的局促瞧在眼里,摸摸她的脸,他声音似乎比往日还要温柔,温柔的让安愿有些不自在,他说:“慢点吃,不着急。”

一颗心脏像是被丢进小火煨着的水里,不生不死最叫人难过。安愿却只能乖巧的点头,这种时候有任何的差错都不可以,低头,小块的牛排送入嘴里,味同嚼蜡。

好不容易把一首曲子熬过去,安愿终于放下刀叉,表示自己吃完了。荆复洲朝一边的侍者扬眉,那人点了点头,转身出去又很快回来。安愿靠坐在椅子里,面色如常,等到那侍者走近了,她才看到他手里拿着的精致礼盒。

如果没有猜错,那礼盒里大约装着的是戒指。荆复洲把礼盒接过来,安愿忽然心生惶恐,她眼神摇晃的看他,终于明白这一晚上他都在焦灼着什么。

在她处心积虑要将他推进监狱的同时,他为她策划了一场惊喜的求婚。

眼神落在小小的礼盒上,安愿知道现在自己应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震惊,喜悦,甚至是喜极而泣都不过分。在礼盒打开的瞬间她还必须落泪,跟所有被求婚的女孩一样,去满足荆复洲的大男子主义。可这一秒她什么表情都做不出,为了不让自己的情绪泄露的太明显,安愿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荆复洲打开礼盒,餐厅惨白的光照在里面的钻石上,竟也让人觉得流光溢彩。安愿是不认识钻石的,但荆复洲买来的,必定价格不菲。她捂着嘴,几乎是用尽全部力气才终于伪装回那把柔软的嗓子:“……这是什么意思?”

“生日礼物。”荆复洲说的轻描淡写,拉过她的手,戒指欲套上她的无名指。心里知道她现在该表演的是感动,可身体先于理智,手指已经下意识的撤回。

荆复洲抬眼,柔和的看着她:“怎么了?”

“太贵重了,我不能要。”安愿垂下眼,嘴里念的是女人们常用的台词,烂俗且毫无诚意,是最低档的欲拒还迎。荆复洲神色不变,拉住她的手腕,将戒指套上她的无名指:“安愿,你知道无名指代表的是什么,别拒绝我。”

他已经这么说,她就不能不识好歹。僵着身体,安愿缓慢的点点头。

也许是这个晚上气氛太好,也许是他们即将去往国外,他就要把自己的一切底牌摊开给她看,荆复洲没有看到安愿脸上极为明显的慌乱不安。事情在她的预期之外,她已经狠下心,却又横生枝节。

深吸口气,安愿找回了自己的表情和声音,手指上多了个钻石,竟然就觉得沉甸甸的。都说无名指中有血管通往心脏,人们才会将戒指戴在上面试图圈住对方的心,安愿知道这戒指不能戴的太久,一旦跟血肉相连,再扯下来就痛的很了。

跟在荆复洲身后,他们离开西餐厅,安愿后知后觉的明白,这个晚上荆复洲或许是包了场。他也许是真的爱她,在他所能给予的方方面面,力求妥帖。走过餐厅的长廊,安愿看见他们十指紧扣的手,他攥的很紧,像是知道她会挣脱开去。

又是霓虹街道,又是闪烁夜色。安愿内心疲惫至极,脸上佯装着女人刚刚被求婚的甜蜜神态,安安静静的依偎在荆复洲怀里。脑海里电影似的过着场景,像是演员上台之前不断熟悉台词,距离机场越近,那种迫切就越强烈,那些长久以来积郁在心里的话,终于有了机会一字一句的告诉他。

那种迫切让安愿心跳加快,连老董并没有跟着走进机场都没看见。距离飞机起飞还有一段时间,安愿跟在荆复洲后面,低头看向自己的手机。

新信息适时进入。

心脏狂跳起来,安愿停下脚步。前面的荆复洲走出几步,发现她没跟上,便回身看她。他眼神很温和,对她已是完全的不加防备,见到她站在那里,也只是淡淡的走过来,牵起她的手:“怎么了?有什么东西忘了?”

安愿仰起头,那双狭长的眼睛笔直的望向他。荆复洲蹙眉,她的眼神似乎回到了那个除夕夜,他撞开门进去,见她衣衫不整浑身是血的躲在墙角,眼睛里疯狂涌出的恨意。可不该是这个时候,机场人来人往,他们就要一起出国游玩,她不该在这个时候,用这个眼神看着他。

她不说话,荆复洲的心就毫无缘由的沉下去。他的手慢慢放开,看见四周朝他快步走来的几个高大男人。那些人都在朝他逼近,唯独安愿在面无表情的后退。人群嘈杂,荆复洲如梦方醒,刚刚大吼了一声“老董”,就被后来冲上来的几个便衣一把按住。

膝盖无处着力,被迫跪在地上,身后有人死死压着他,额头抵上冰冷的地面。眼前是安愿的白色帆布鞋,视线之内也就只能看见这双鞋,这种情况下他居然还记得,她刚刚买回来的时候笑着问他的那句“好不好看”。

好看。他当时是这么说的。而现在这种白只让人觉得刺眼。安愿低着头,第一次俯视他,从这个角度看过去荆复洲极其狼狈,如同丧家之犬。

她原本以为的这一刻,她会滔滔不绝的将自己的算计讲给他听,杀人诛心。可真的到了这个时候,她却只觉得那些话哽在心里,说不出咽不下。恨意从眼底褪去,变成悲悯变成轻蔑,眼看着手铐锁住了他的手腕,眼看着他面如死灰的抬起头来。

四目相对,安愿看见他摇晃的瞳孔。

“荆复洲,”她开口,嗓音是她原本的沙哑,没有甜软的撒娇与逢迎,她本来就是这样的一把嗓子。往日温存的眼神也恢复了清冷,长达半年的缠绵仿佛只是一场大梦:“我说过,我相信善恶有报。”

不甘,狼狈,仇恨。他的膝盖还被死死压在地上,像是认罪一般跪在她面前。到底是不甘心,他第一次付出一片赤诚的去爱,收获的却是欺骗。他苦心隐瞒着自己的身份,去接近和逢迎她的时候,她是不是冷笑着把他当作小丑一般。事情已成定局,没有证据,警察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抓人,他再怎么挣扎狡辩也只是徒增狼狈,况且是在安愿面前。

可他明明调查过,她身份干净,不可能是卧底。眼底那层困顿落在安愿眼里,凝视着他,安愿一字一句:“我不是卧底,但程祈是。程祈是谁,你该知道。”

她站直了,冷冷的俯视他。若是程祈在天有灵,这一刻多珍贵。她简直想要拿着相机拍下来裱框纪念,她的仇恨终于有所皈依,她所失去的,跟这一刻相比全都微不足道。安愿伸手把那只刚刚戴上的戒指拿下来,钻石亮的耀眼,她在警察把荆复洲带起来的时候朝他伸手,戒指落在机场地面,声音清脆悦耳,震得他鼓膜生疼。

就在半个小时之前,他还跟她求婚,第一次带着乞求的说出“别拒绝我”。他甚至想要把自己的一切都摊开给她看,他以为经过那个除夕,他们已经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张了张嘴,荆复洲嗓音干涩,分不清是哪里的疼痛让他脸色惨白:“都是假的?”

什么是假的?他没说,可她知道。因为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安愿朝着他点头,眼神清清冷冷,毫无波澜:“都是假的,从梦死开始,就为了这一刻。荆复洲,你知不知道,你让我一无所有。”

到这一刻,她的接近她的勾引,她的欲擒故纵和曲意承欢,全都有了清晰的理由。他们的爱情里她是最好的演员,可到头来唱了独角戏的却是他,又或者他们之间,根本不曾有过什么所谓爱情。荆复洲深深凝视她的眼睛,目眦尽裂:“安愿……”

尾音颤抖,是穷途末路的绝望。他该有很多的话,可他什么也说不出来。曾经他是想跟她一直走下去的,他也看透她的小把戏,以为一切都在自己鼓掌之中。可现实让他猝不及防,他最珍视也最宝贝的人,偏偏给了他一个最响亮的耳光。

“荆复洲,如果老天垂怜,下辈子记得做正确的选择,当个好人。”

转身,安愿走上了另外的航班。胸口处微微发烫,仿佛涅槃重生。飞机离开地面,她闭上眼,心里的声音清晰而坚定,她说程祈,我没让你失望。

曾经,小女孩跪在地上,在大人的指示下哀哀嚎哭,照片里的人有一张细长眼睛,若是笑起来必定千般风情。那是安愿第一次听见“毒品”两个字,因为这两个字,母亲身亡,父亲入狱并再也没有出来。

曾经,少女穿着校服,在空旷坟前坐上一整天。牵过她手的人与世长辞,山盟海誓都化作戏言。那时候她忽然有了恨,恨意也许从很小便种下,十多年后郁郁葱葱,迫使她背井离乡去往陵川。

恍惚中,又听见程祈说。

“但是安愿,我知道你肯定懂,有一天我会成为你的骄傲。”

含着眼泪,安愿微笑,你不在了不打紧,这一次换我,换我去做你的骄傲。只这一次,安愿觉得,善恶有报,正义不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风情不摇晃相关小说

徐徐念之

本书原名《徐徐诱之》,出版时改名为《徐徐念之》。第一次遇见,她鼓起全部的勇气去喜欢他,却被“无情”地扼杀。...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北倾
谁说我 不爱你

电台轻微的电流声里,是听了五年的熟悉声音。清润,雅致,无论是单词还是句子。由他说出来便是婉转低沉,如入了心魔...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北倾
与你清晨日暮

本书原名《一禽定音》,出版时改名为《与你清晨日暮》。秦霜与苏清音同属高干大院里青梅竹马的一对。年龄相差...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北倾
纵她入骨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蜜桃茶茶
云鬓软酥腰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糖糊芦
何处暖阳不倾城

性格独立的秦暖阳初入娱乐圈一年,就成为了风头正劲,炙手可热的女演员。她一直在帮助孤儿院和身体不健康的孤儿...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北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