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爱的有还无(二)

“安愿,你找什么呢?”

仿佛被一道惊雷劈中,安愿还踩在板凳上,高抬着手。手机的一半已经在她手中,那个小小的东西此刻成了块烙铁,烫的她心神俱惊。心跳飞速加快,紧张传递到指尖就成了极度的冰冷,她快速的把手机往里面狠狠一推,放下手甩了甩,偏过头道:“没什么。”

荆复洲眼神很阴,是跟刚刚截然不同的样子。安愿心慌的厉害,她知道自己现在怎么说都没有用,那个手机他必定要发现了。双手挡在胸前,她苍白的转移话题道:“……谁让你突然进来的?吓我一跳。”

这句话说的太不是时候,几乎是刚刚开口她便暗自觉得后悔。没有男人在这一刻还愿意去迁就她的娇嗔。荆复洲冷笑一声,把自己的衬衫给她丢过去,挡住她胸前的大片白皙,安愿被迫接住,伸手关掉了花洒。

她把衬衫穿好,浴室里还萦绕着刚刚的水汽,衣服贴在身上潮乎乎的并不好受。荆复洲把板凳往墙边踢了踢,抬抬下巴道:“站上去,把那上面的东西拿下来。”

他这话说的比刚刚要平静许多,却让安愿觉得胆战心惊,像是山雨欲来之前的压抑的和平。她心里飞速的思考着对策,思考现在的荆复洲到底有多么愤怒,她不知道在经历了第二次背叛后,荆复洲是不是还会愿意留着她这条命。手心里满是冷汗,安愿不敢多说,顺从的站到板凳上,伸出手。

凭空摸了几把,什么都没摸到,她踮起脚,又摸了摸,还是没有。估计是刚刚推得太里面,现在够不到了。舔了舔嘴唇,安愿觉得自己嗓子发干,看了他一眼:“我够不到。”

荆复洲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这眼神更像是一种凌迟,让安愿不堪重负。她还站在板凳上,刚刚还伪装在脸上的生动鲜活终于彻底寂灭,垂下头,她决定先服软:“我从外面买了个手机。”

荆复洲眼神不变,站在原地,因为这句话似乎不屑的轻嗤了一声:“你能跟谁联系?”

她静默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愤怒和不甘在沉默里被急速放大,荆复洲深吸口气,虽然早就知道手机的存在,可真正看到她的背叛,感受是完全不一样的。这愤怒驱使着他去做一些暴戾的事,恨不得将面前的女人生生撕碎,抬起手的时候他看见安愿缩小的瞳孔,那手在空中硬生生的转了个方向,握住一旁架子上的化妆水,狠狠砸在安愿身后的墙上。

玻璃瓶子撞击在白瓷砖面,发出剧烈的声响。安愿身子一抖,抿紧了唇。

“我对你不好吗?”荆复洲一步步朝她逼近,那种仿佛能将人灼伤的气场让安愿忍不住想要后退。面前的男人像是忽然兽化,青面獠牙:“我他妈问你呢!我对你不好吗!?”

安愿闭上眼,因为紧张而呼吸不匀。

他的问题让她恍惚,他对她不好吗?可是,他对她好吗。她始终还是记得他站在那个荒芜的山坡上搂着她的腰,让她眼睁睁看着程祈灰飞烟灭。

“你喜欢弹琴,我给你一间屋子给你放乐器,想要的不想要的都给你买回来堆着;你怀孕了,我天天把你像祖宗一样供着,恨不得什么事都替你操办好,你皱一下眉头我都紧张半天;你说孩子没有了,我这个当爸爸的最后一个知道,我什么都不说,我安慰你说孩子还能再有……安愿,你是真的没有心,还是算准了我舍不得要你的命,来利用我?你真当我不敢杀你,真当我这辈子没见过你这样的女人?”

荆复洲一直向前,安愿的后背被迫贴在墙壁上。瓷砖墙壁上的水蒸气冷却下来,水珠透过衬衫渗透到安愿的背上。她低着头,身子有不自觉的颤抖,下一秒,荆复洲突然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

他的手指很瘦,骨节苍劲,随着力道的增加,那骨节仿佛快要嵌入安愿的脖子里。她被迫扬起了头,细长的眼睛瞪圆了,向来清冷的眼里蓄满了泪。她是知道他爱她的,可是这一刻又明白,荆复洲这样的男人,怎么会因为区区一点爱,而姑息背叛和欺骗。

可分明,在这个房子里,他们刚刚还激烈的缠绵过。

安愿伸手握住荆复洲的手腕,他手上的力道没有丝毫松动,她的眼泪滚落下来,双腿无力的踢动了几下。她忽然相信,他是真的要她死,眼前又是自己问他能不能金盆洗手的画面,想来只觉得意外的讽刺。

安愿觉得自己很快就要死了,眼前的人开始渐渐模糊,整张脸都涨成了青紫色。荆复洲的嘴唇抿的很紧,手下却微微放松了力道,他凝视着她,这张让他又爱又恨的脸,明明最开始就是她来招惹他的,爱情原来是这么不公平的一件事。

掐死她,那么一切都结束。他今年三十二岁,何苦没有更好的女人。

安愿的手从他手腕上颓然放下,不再挣扎,是终于认命,只等那最后一口气断掉。面前的男人却忽然松了手,她猝不及防,犹如溺水的人被拉出了水面,眼前一片花白,腿一软,在他面前瘫坐下去。

浴室里很安静,只剩下安愿一人急促的呼吸声。荆复洲面如死灰,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缓缓地,将手伸过去。

就在安愿的手垂下去的那一刻,他害怕了。他今年已经三十二岁,他再也遇不见安愿这样的女人。她不是最好的,她是世界上的另一个他,一个没有妥协的他。

伸过来的手骨节苍劲,是刚刚还扣在她脖子上的那只。安愿满脸是泪,红着眼睛抬起头,曾经倔强的仇恨死灰复燃,她凝视着他,像是在宣布游戏结果:“荆复洲,你又输了。”

“是,我输了。”荆复洲在她面前蹲下,他爱她,所以他输了,输的心甘情愿,被人剜走了心脏还要甘之如饴。眼神里的阴戾变成了一片悲戚,他眼底有淡淡浮光,以及深重的无能为力:“你算准了,我是舍不得要你的命。安愿,你总是能赢。”

他靠近一些,安愿受惊似的缩了缩肩膀,荆复洲眼神一顿,手掌落在她的脸颊上,用拇指指腹轻轻摩挲:“安愿,别再跟我耍那些没有用的心眼。这话我早就说过,这是最后一遍。以前的事我不追究,我认了,从今天开始,我们好好去过。别再把你那些所谓的正义信仰搬出来,从你对着薛老挥刀子的那一天开始,你就跟好人两个字没有关系了。”

他说着靠近了,不顾安愿的抵抗,将嘴唇压在她的唇上。这个吻来的生硬,没有深入没有缠绵,只是麻木的相互触碰了一下便分开。荆复洲低头,用手臂将她圈在自己怀里,眼里的温柔更像是侵略者的号角,让安愿不寒而栗。

他扯出一个冷笑,轻吻上她的眼睛,覆盖她惊惧的眼神:“安愿,我们一起下地狱吧。”

那个高台上的手机,最终被荆复洲拿出来摔得四分五裂。安愿站在一边,他回过头,和她对视,沉默里,安愿露出一个苍白的微笑。

“荆复洲,我不是来陪你下地狱的,我是为了送你下地狱。”

“好啊,我还是那句话,那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他打横抱起她,浴室地上都是手机碎片,他小心的绕过去,走出浴室将她放倒在床上。安愿的长发散开,微卷的弧度,他俯身,不到一拳的距离,两张脸贴的很近很近。

他的衬衫宽大轻薄,这么平躺下去,身材起伏便一览无遗。荆复洲伸手将衬衫的扣子解开,屋子里灯光大亮,安愿冰冷的脸色有了裂痕,盯着他的眼睛咬紧牙关:“荆复洲,我不想。”

“我想。”他不由分说的低下头,扣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按到一边。白皙的脖子上留着他的指印,现在看还是红色,明早估计就会转为青紫。他是下了死手,没给她留一点余地,细细审视了一会儿,他闭眼,含吮住那一块。

安愿皱眉,他唇下的,属于她的动脉慢慢加速,带着让人嗜血的诱惑。

这究竟是紧张还是兴奋,他不去想。手贴在她的肩膀下面,盖住那个繁复的“檀”字。安愿知道挣扎没有用,他们力量差距太过悬殊,她闭上眼睛,在他进入时因为疼痛而发出一声模糊的哀鸣,然后便放任他去。

可他不肯如她的意,骨子里的顽劣让他摆正她的脸,强迫她睁开眼睛看她。他向来不是好人,绅士风度更是谈不上,捏着她的脸,他将自己狠狠送入,咬牙问道:“说,正在上你的人是谁?”

安愿的眼睛睁大了,只是一瞬间,似乎没想到他会粗俗下流到这种地步。他的动作没有保留,她疼痛不堪,几乎要将后牙咬碎。荆复洲冷笑,抱她起来换了个姿势,安愿的脸贴向墙壁,他从后面附身上来,呼吸就在她耳边,咬着她的耳垂又问了一遍:“……正在上你的是谁?”

感官在激烈的交融里变得敏感又趋向麻木,安愿用力的摇了摇头,被他撞的闷哼一声,手指陷进他胳膊的肌肉里:“……”

“说……”荆复洲伸手,沿着她的起伏描摹,安愿呜咽一声,带着哭音软下去:“荆复洲……荆复洲……”

她以为自己说了他想听的话,便会得到饶恕。可随后荆复洲的动作猛然加快,安愿的心思被撞散了,倒下去时刚好被他拥紧在怀里。男人的声音带着放纵后的喑哑,还有一丝冷情,他抱着她,将被子拉过来覆盖住他们交缠在一起的身体:“安愿。”

她整个人都汗涔涔的,脑袋搭在他的肩膀,努力了几下想要离开,却都失败。头脑还带着刚刚的晕眩,模糊中只听到他叫了自己的名字,这声音让她憎恨,闭着眼睛,不吭声。

荆复洲的手抚上她汗湿的背,似乎有什么话想说,却又没说出口。好像每当面对她的时候常会这样,欲言又止,变得婆婆妈妈。他翻了个身从床上坐起来,披了件衬衫,伸手去抽屉里摸烟。

因为前一阵子安愿怀孕,荆复洲也跟着戒了烟。可是这个夜晚,没有什么能代替烟草给他安慰。抽屉的最底层还放着一盒什么,他拿烟的时候手指顿了顿,朝着那东西看过去。

是一根没开封的针管。

荆复洲坐在床边,将烟点燃。许久没有的辛辣味道让他有些不适应,深吸一口后便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他又猛吸了几口,烟雾缭绕里,他再一次将眼神放在抽屉里的针管上。

他比谁都清楚,什么最能毁掉一个人。这么多年,不管是外人还是自己手底下的人,有多少没禁住诱惑而染了毒瘾的。安愿也是一种瘾,于他来说。这种上瘾又戒不掉的感觉他太清楚,望着床上的人,总觉得不甘。

安愿的头从枕头上滑下来,被子只盖到肩头。她头发散乱,脸上还带着潮红,轻轻喘息着。荆复洲伸手过去,把她的碎发撩开,她的眼皮抖了抖,缓缓睁开看向他。

他将烟雾吹在她脸上:“安愿,你知道上瘾的感觉吗?”

安愿没说话。

苦笑一声,荆复洲伸腿踢过去将抽屉合上,那根针管从他的视线里消失,他听见自己灰败的声音:“真他妈难受。”

拿不起,放不下,舍不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风情不摇晃相关小说

徐徐念之

本书原名《徐徐诱之》,出版时改名为《徐徐念之》。第一次遇见,她鼓起全部的勇气去喜欢他,却被“无情”地扼杀。...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北倾
谁说我 不爱你

电台轻微的电流声里,是听了五年的熟悉声音。清润,雅致,无论是单词还是句子。由他说出来便是婉转低沉,如入了心魔...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北倾
与你清晨日暮

本书原名《一禽定音》,出版时改名为《与你清晨日暮》。秦霜与苏清音同属高干大院里青梅竹马的一对。年龄相差...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北倾
纵她入骨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蜜桃茶茶
云鬓软酥腰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糖糊芦
何处暖阳不倾城

性格独立的秦暖阳初入娱乐圈一年,就成为了风头正劲,炙手可热的女演员。她一直在帮助孤儿院和身体不健康的孤儿...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北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