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二拜高堂

议论的声音由小变大,李憔僵著的右手紧握成拳,瞪大了双眼瞧谢澜予,谢澜予直勾勾与他对视,也无所畏惧。

「跪下。」李憔看着他的口型是如此,硬著头皮迎著众人的目光跪了下去,实在是笑话,跪天跪地跪父母,现在反过来跪臣子了,还不得不承受,一时间他竟不知道是该怪谢澜予还是该怪自己。

明明是柔软的蒲团,李憔跪在上面是如坐针毡,哪哪都不适应,他已经很多年没这样跪着了,跟不是生母的母后皇太后僵持了这么多年,说是外人看母慈子孝,也未曾跪过。

谢澜予偏过头看了一眼谢饶,他自然懂,至于刚刚为什么不把这一大家子人赶出去,就是因为谢澜予要让所有人都看到他身旁的这个人不止是妾,还是他私下里唯一的妻,只是李憔不这么想,只觉得是屈辱。

木栅应声叩响,李憔僵直了背,谢澜予缓声说:「委屈圣上了。」

李憔没理他,反驳:「你到底要干什么?」

「圣上别激动,臣……是来让您看看,这就是臣的父母,当年才下战场就被诛杀的忠臣。」谢澜予的话愈发生硬,听得李憔心跳加快,每每提到这件事情两个人的心里都不好受,本来谢澜予是没脸把他带过来的,但是转念一想,要是仇人的儿子跪在他父母面前,那也算是在赎罪。

「你想做什么?」李憔下意识往后面退了一步,但是谢澜予忽然像发了疯似的忍不住上来扣住李憔的后脖颈,把他按在案台上对着他父母的牌位道:「圣上替先皇瞧瞧,我父母冤不冤。」

「你放手!唔……你放手,咳…谢澜予……」李憔被弄得喘不过气,随后谢澜予硬了心肠压住李憔的脖子给父母磕头,两个人像二拜高堂,又极其怪异。

「咳咳……」李憔的双眼无神发虚,一时半会回不了神,但他也不是吃素的,直接扑上来几拳头砸在谢澜予的身上,最后踉踉跄跄爬起来,狼狈地逃离祠堂。

直到李憔走了良久,谢澜予才又乖乖跪回来,对着他爹娘的牌位道:「爹、娘,我把他带来给您二老磕头了,别怪他了好么?」

谢澜予望着刚刚李憔远去的背影怔了好几秒,然后擦干净了他父母的牌位跟他们讲话。

「爹、娘,你们骂我不忠不孝吧,儿子娶了当今的圣上,」谢澜予的嘴角牵起一丝苦笑,「您二老要是还活着,就该骂我了吧。」

「好多年没回来看您二老了,实在惭愧,今天把媳妇也带来了,您们一并看了去。」

「这些年儿子在京城任职,虽说没有当年父亲风光,但也算是没给您丢脸,小时候您和母亲都教导我,作为臣子,作为武将,上能精忠报国,下能浴血奋战,一定要忠于自己的国家,忠于自己的君王,可是我恨那,先皇当年听信谗言杀害忠良,我那时还小,眼睁睁看着身边的亲人离开,这教我怎么能不恨。」谢澜予说著说着眼泪便无声滑落,心里更是空落落的。

「当今圣上是个缺点拨的笨蛋,受制于太后和徐朝尘,爹,徐朝尘你知道吧,就是经常在上朝的时候跟您吵起来的那个,他现在做了首辅,怕是目的不纯。」

「当时我第一眼看到李憔的时候,就觉得为什么会有男人长得这么娇气,皮肤这么白嫩,我说我手上有铁骑能帮他,他就真的信我跟了我,还跟我走,这个小傻子怎么这么好骗。」谢澜予从腰间掏出了一块玉环,因为被摔坏过,所以后面找了玉石匠用金丝镶嵌的手法把玉环重新合上了,这还是他第一次在皇宫里过夜时,李憔逃跑的时候悄悄落下的。

「但无论如何,儿子一定会将当年陷害您二老的人一一铲除,儿子没有您们那么广阔的胸襟,只知道血债血偿,总有一天,儿子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说罢他正身在蒲团上给父母磕了三个响头,起身离开,不染尘霜。

回房的时候他看见窗外被烛光映出来有个影子,一看就是李憔不开心了坐在那里,谢澜予刚想伸手敲门,但是思考了一下,还是换了一个地方去。

这是他在府邸的一所地下室,地下室潮湿凉快,这种寒意入了骨,从石阶往下走还能感受到里面空荡恐怖的氛围,但是今日有些许不同,谢澜予听力敏捷,很快就发现这里有细碎的脚步声。

他贴著墙壁不露声色地往下面走,细碎的脚步声还未停止,等到了声源处的时候利刃出鞘,差点要了来人的命。

「等等!谢澜予……」李憔发出了那种黏腻嗓子眼的声音,说话打颤,谢澜予借着地下室上面的一点光瞧他的时候心头一震,这人像刚裹了泥巴回来一样了,「你带朕走。」

谢澜予可能觉得他上辈子欠李憔的,把他抗在肩上就走,但是这里的人是李憔,那在床边坐着的那个是?

他一脚踹开门,仆人着急忙慌直接跪了下来,这时他才发现李憔早已把衣裳换了回来,并且让仆人穿了女装坐在这里代替他,谢澜予招手把眼睛被蒙上的人叫下去,再将李憔放在了床上,谁料到这时李憔特别抗拒他,不让碰也什么都不解释。

「你别过来!别过来!朕……」他有些喘不上来气,但是他在地下室看到的,和在祠堂里被谢澜予掐著脖子磕头的场景历历在目,他实在是不想再经历。

「你岂敢……岂敢……咳咳……」他好像有点发烧,全身发烫,又不让谢澜予去碰他,只能自己忍着,但是原本娇贵的小皇帝怎么受得了这个,到时候真成傻子了怎么办。

失了智的谢澜予起身就要往外走,嘴里念叨著:「我去找大夫。」

但最终还是被李憔一把住了,他嗓子干涩说不出话来,说话很费力,但是谢澜予能看懂他的口语。

「朕是男儿身。」

作者有话说:

谢老将军/夫人:儿子在我牌位前秀恩爱怎么办!!

大家早上好,前排兜售打call、小心心、富贵珍珠、评论、推荐票,快来投喂我呀~~

最近会写一个额外的番外发过来的,qwq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陛下与臣枕上欢相关小说

月亮说它忘记了

《月亮说它忘记了》是《时光会记得》的旧版。筠凉,我们曾经那么坚信的,曾经那么执拗的,曾经用生命去捍卫的,原来...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独木舟
我曾赤诚天真爱过你

《我曾赤诚天真爱过你》是《你是我的独家记忆》的新版。要是全世界有一万个人喜欢你,我就是那万分之一;要是全...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独木舟
深海里的星星2

那条远近驰名的堕落街消失了。太平街那家叫798的小酒吧停业了,年轻的老板娘嫁人了。劳动路上那一排梧桐被作...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独木舟
深海里的星星1

女孩程落薰与周慕晨相恋,第一次勇敢的爱上一个人,也第一次遭遇了人生的背叛。周暮晨因为别的女孩放弃了她,而学...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独木舟
被强制结婚后我暴富了

类型:纯爱    作者:宿冷
团宠老祖宗在线要亲亲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月白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