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前尘

前丞相谢执在西市被行刑那日,皇后林眉被皇帝周彦霖携著隐在人群中看。

林眉隔着人群静静看着,看谢执被染血的白纱蒙着双眼,唇角挂著笑,声音朗朗:「愿赌服输,动手吧。」其余的,却是不肯再多说了。

围观的百姓一时噤声,都觉得丞相不可能干出谗害忠良之事,可如今他说这句话,到底是为什么?有人红了双眼,落了泪,却不敢痛哭出声。

林眉漠然的看着周围的一切,对身边人开口道:「他的眼睛怎么了?被人挖了?」

周彦霖道:「挖了。」

一瞬间林眉的唇血色尽失,她咬了咬唇咬牙道:「我想亲自问问他!」

周彦霖低头看她,似笑非笑:「可以。」

林眉便不再说话,腰背挺得笔直,一步步走向前去。她著一身素衣,走的坚定,身子周遭不自觉带了肃杀之气,颇有以往在漠北做将军的气势。

于是此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这一步一步走向谢执的素衣女子身上。

人群中,不知是谁叫了一声:「是林将军。」

所有人的脸上露出尊敬的神色。

林眉对此却毫不在意,只是谢执听到她的名字后脸上的笑便僵了,待她走到他面前,才听到谢执问:「眉儿,你来干什么?」

时至今日,谢执唤她,依旧是眉儿。可他凭什么唤她眉儿?

林眉不说话,她只是看着他被染血白纱蒙住的眼,问道:「谢执,我该不该信你?」

闻言,谢执面部一肃,腰背挺得笔直,他苍白的薄唇似有颤动,最后却只听到他坚定的言语:「是臣做的,娘娘只需要好好活下去……天下甚美,眉儿要好好看看这锦绣山河才好,无论日后得知什么。」话语落到最后,声音微弱的林眉听不到,她凝神去听,只听到耳旁似有叹息之声。

可她满脑子都是谢执那句——是臣做的。

林眉只觉得周边一寒,脑海中走马观花般掠过她与谢执的过往,天色一瞬间昏暗,凛冽的风刮过谢执眼上的纱,她睁开眼去看他,妄图透过白纱去看谢执的那颗心究竟是黑的还是红的。

她不明白他说这话是心知大势已去,想让她好好活着,还是三年前陷害林家通敌叛国之事真是他做的?

周边人唏嘘出声,林眉听到有人咒骂:「畜生,枉费林老将军多年来待你如亲生子!」也有人喃喃出声,不可置通道:「谢丞相这些年做的善举数不胜数,怎么会?」

其余的多的话,林眉也听不到了,因为她耳边响起了周彦霖的声音:「时辰到了,朕的皇后该下来了。」

此言刚落,林眉便觉面前刀光一闪,鲜血溅透了她的衣衫。

谢执死了。

嘉元六年六月,林眉继失去全家之后,又失去了谢执。

天上无端起了飞雪,林眉低头看了看谢执的尸身,她心想,她本该恨之入骨的?为何?为何她还想着替他收尸?指尖落了一枚雪,凉的刺骨。

她正要说些什么,就见周彦霖走了上来,语气轻蔑:「剁了吧……谢丞相这一生做的都是利别人之事,死了朕也成全他,就让他的尸身将城外流犬的肚子填饱吧。」

话音落下,林眉便见周彦霖目光落在了她身上。

她红了双眼,顿了片刻,嗤笑:「倒也算是物尽其用了?如此甚好。」

一问一答下,百姓惊骇,无人叫好。他们只是愣愣的看着刑台上的帝后,一时间竟然全都噤了声。

林眉目光冰冷,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有丝遗憾,可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在遗憾些什么?她看向身侧的周彦霖,咧嘴笑了,柔声道:「圣上,咱们回宫吧。」

周彦霖闻言眉目含了笑,眼中愉悦甚浓:「灭族之人死在面前,皇后今日想必十分痛快,回宫朕便吩咐人给皇后好好办上三日大宴!」

有飞雪落在林眉的眉梢眼睫上,接着也落在了她的唇上,她觉得有些冷,却还是一步步的走到了周彦霖的面前,任凭周彦霖牵着她的手走向一旁安排的马车。

她在心上嗤笑:「谢执?」

他凭什么让她好好活下去?在他害她失去所有至亲后……

嘉元六年的六月,大雪纷纷扬扬一直在下,直到厚重的白将朱红的宫墙彻底掩盖,雪才停下。

六月飞雪,必有冤情。然而宫里宫外,纵有流言蜚语,也一早就被锦衣卫及时扼杀了。

谢执死后,林眉一连出神了好几日。

这一日雪停,林眉坐在廊中,倚著廊柱,一口接着一口饮着手中烈酒时,眼角余光忽而看到远处一个身影踏着雪向她走来。等那人走近了,她才看出来来人是谢宝悦,她恍惚想起前几日听宫人说谢执的妹妹谢宝悦被周彦霖接进宫中了。

听闻,谢宝悦一入宫,便盛宠无双。

醉意越加深了,她眯着眼睛,望向谢宝悦:「宝悦来了啊。」

面前人著一袭华丽的蓝色宫装,几步间便走到林眉面前,眉眼间虽有居高临下的姿态,但说出口的嗓音却是娇柔的:「娘娘,宝悦来看你了。」

林眉并不答话,醉意朦胧里带了笑去看她。林眉感慨著不过几日,怎么就觉得谢宝悦也像是旧梦里的人了?她与谢宝悦少时曾因谢执交恶,长大后也只是勉强维持表面关系,如今谢宝悦来看她,究竟是为何?

谢宝悦并不在意林眉不理她,她眼中似真似假的流露出几分伤感之色,一边屏退周边人,一边将一块点心递到了林眉的唇边:「眉儿姐姐,尝尝点心吧,这人呢,该忘的便尽早忘,何必不吃饭伤了自己的身子?」

林眉盯着点心看了半响,恍恍惚惚将一块点心囫囵吃下,大概过了片刻,她眉间微不可见的一皱:「宝悦,我为何动不了了?」

此言一出,谢宝悦面上已经换了神色,她摸著肚子,脸上充满得意之色,言语间竟是狠辣:「皇后娘娘这一身素衣,难道是为了给你那一家子通敌叛国贼守孝?还是为了我那便宜哥哥谢执守寡?不过你早就已经嫁给彦霖哥哥了呀。」

林眉的酒一下子就清醒了几分,她怒斥:「当年林家通敌叛国的罪名是被谢执捏造,谢宝悦你这么说是为了什么?你在点心里又下了什么毒?」

谢宝悦闻言笑得越发开心:「林眉,林家男丁皆战死雁门。林家老弱妇孺被先皇灭族之时,你又以三皇妃的身份在漠北厮杀,一回来你便开始帮着彦霖哥哥登基为帝,是想查出来是谁害的林家满族吧?」

说完,她话锋一转:「只是未曾想,这一查便查到了谢执头上,你当真以为这便是真相吗?」她轻笑两声说道:「不过也是,彦霖哥哥那么聪慧,做事情自然天衣无缝。今日,我便让你死个明白吧。」

谢宝悦弯腰附耳道:「当年你家被灭族之事,是当今天子亲手做的局。谢执房中的信是我亲手放进去的,否则,你以为就凭谢执喜欢你的那个劲头,会做出伤害你的事情吗?」

「啊,对了,你还不知道谢执的真实身份吧。」

「谢执非我亲兄长。」

此言一落,林眉如遭雷击。她先是茫然四顾,而后目光才慢慢凝在一处,她感觉到喉中腥甜,却强行压了下去。

却未曾料想,谢宝悦一字一句在她耳旁道:「我给你下的毒是半柱香,说了那么久的话,估计时辰也快到了。直到现在周边都没人来,想必你也能猜到其中原因。」

半柱香,宫中禁药,只天子一人可得。

林眉的双目瞪得极大,一双眸子里全是血色,可谢宝悦依旧不肯放过她。

「彦霖哥哥虽然答应了谢执让你好好过这一生,但是放虎归山这个道理谁又不懂呢?那便由我帮他做了这事吧。」

林眉的目光逐渐溃散之际,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

未等远处快速赶来的明黄身影走近她,她手中酒壶已然摔在地上碎成数片,她呢喃的声音里满是恨意:「周彦霖,若能重来,我定不会轻易信了你这豺狼……」

亭廊外,雪又开始下了。

作者有话说:

新人报道,多多关照。(*σ´∀`)σ第一本长篇,谢谢大家观看。ヾ(´∀`。ヾ)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权宠小娇娇相关小说

天使街23号4

少女作家郭妮最新力作!奏响“新华语小说”最强篇章!《天使街23号》最新作华丽登场,续写全系列135万册畅销神话!...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郭妮
天使街23号3

无法想像,假如她不是最幸运的,她怎么会以入校第一名的成绩加入明德中学!无法想像,如果她不是最悲哀的,他为什么总...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郭妮
天使街23号2

无法想像,如果我不是最幸运的,怎么会是众人追捧的“明德之花”。无法想像,如果我不是最悲哀的,怎么总被他死死踩...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郭妮
笼中小玩物

类型:纯爱    作者:七分咸
天使街23号1

十年后——美好的一天,似乎都是从阳光灿烂开始的。阳光透过米兰市天使街道路两旁浓密的树叶,懒洋洋地洒下来,刚...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郭妮
封印之书·萤火森林

清晨醒来,她总会收到一束苍空凛送给她的栀子花。然后,苍空凛牵着她的手,带着她在山林里到处游荡。到了晚上,他们...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郭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