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失望

在另一边,坐在位置上的女人看着手机中的照片,忽然狠狠地把手机扔在了地上。

站在她面前的职业装男人却只是恭敬地站着,推了推眼镜,仿佛对这一切早就习惯了一样。

「那两个家伙没成功?」

「没有,但没有给出理由。」

「废物。」女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颇为焦虑地在屋子里来回踱步,最后终于是狠狠一巴掌打在了男人的脸上:「这就是你,精挑细选给我找出来的人,不是说胆大心细吗?」

「小姐,你若是想要那枚戒指,为什么不干脆自己去买一枚呢?」

那个女人有些残忍地笑了笑:「买?为什么买?那个女人,林鹿,从我这里夺走的,我就要全部拿回来,只有我,以泽哥哥能有的只有我。」

「海琼……」

「你叫我的名字?」那个女人正是兰海琼,她轻蔑地笑着,「你凭什么叫我的名字,你以为你是谁?能够和我的以泽哥哥媲美吗?」

「只有以泽哥哥能和我在一起,他一定会和我在一起,他一定会和我在一起。」

「林鹿……你,你就是一个错误,而我会修正这个错误。」

「没有人能抢走我的以泽哥哥,除了我,除了我。」

看着女人几乎要疯癫的模样,那个穿着职业装的男人默默往后退了一步,不由地有些怀疑起自己还留在这里工作的目的了。

这几天的天气总是阴沉沉的,酝酿在其中的暴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倾泻而下。

也许是明天,也许是下一秒。

大雨并没有让这座城市里的人等待太久,不过是转瞬之间,便毫不留情地朝着整个城市倾泻而下了。

听着窗外传来接连不断的雨声,林鹿只是扭过头去看向一旁爬在桌子上百无聊赖的陈思琪:「我们估计是走不了了。」

最讨厌的就是这样的天气,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的雨水格外的多,就像是有谁把天捅了个窟窿一样,除了雨还是雨。在这样的天气里,自然是不可能有客人上门咨询的。

只不过因为陈思琪本身就受了伤,这种大雨的天气不太利于她的行走,林鹿现在能做的也只有陪着她等待在这里。

「不知道雨什么时候会停。」陈思琪打了个呵欠,「这种天气点外卖也有点不太好,要不我们把中午的剩饭热一下对付著吃吧。」

「你中午基本没怎么吃东西,」林鹿看着她有些疲惫的脸,无不但心地说道,「再说了,我担心中午的菜会让你想起来……」

「但食物是无辜的,」陈思琪耸了耸肩膀,「无论怎么样,我们总不能浪费食物——这样,我去热菜,你把桌子收拾一下?」

「你去真的可以吗?」

「去你的。」陈思琪打趣道,「我是受伤了又不是废物,才不需要你养我呢——不过,等姐妹你暴富了,就养我吧。」

林鹿笑了笑,便前去收拾仍在沙发的收银台上的东西。

她注意到花瓶里的粉玫瑰娇嫩欲滴,这一束小小的花让这狭窄的空间里多了一些生机,让人不由地心中一暖,意识到在这诺大的城市之中,其实还是有他们的一角栖息之地的。难得陈思琪还有如此的闲情逸致,去拿了一束花过来。

但忽然间,林鹿才发现,在此之前有什么盲点其实是她从来没有注意过的。

那就是,陈思琪受伤了,最近这一段时间里他们几乎可以说是一只待在一起,那这束花是谁换下来的呢?

她连忙去看那枚戒指,手剧烈地颤抖起来。

——她不认识宝石,但是她认识玻璃。

而这显然不是玻璃。

他来过了。

紧接着,手机铃声就像是接连不断的大雨一般丝毫不考虑她的心情毫无顾忌地落了下来。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她盯着那个陌生的号码看了好一会儿,才带着一点儿疑问的心情接通了电话,从里面传来的是她所熟悉的嗓音。

「我给你打电话,为什么不接?」

她简直都要被气笑了:「接你的电话?陆以泽,你以为你和我还有什么关系?」

「今天天气很不好,需要我去接你吗?」

「不劳烦您费心,我打网约车就好。」她阴阳怪气一般地说道,「难道你还处于前妻综合症之中吗?如果你就是为了这种无聊的事情打电话,那我就挂了。」

「你拉黑了我。」

「这就叫做断舍离。」她冷笑一声,「你为什么不能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离开我这件事不正是你想要的吗?」

「——是。」对面的声音停滞了一下,「我们的婚姻只不过是一场交易罢了。」

「所以你……」

「我不过是想要道歉,你我曾经说过要『谈谈』,但实际上,我们从来没有好好谈过。」他的声音里有一些林鹿从来没有注意过的软弱,像这样的软弱是理应不出现在陆以泽的身上的,「就在现在。」

「我认为你离我远一点儿,比什么时候『谈谈』都更有用,现在外面正在下雨。」

「我不知道你还会害怕下雨。」对面的声音轻松了一点儿。

林鹿叹了口气:「我不是害怕下雨,我是害怕你。」

一时之间,她能够听见的只有无与伦比的雨中的寂静。意思是说,除了大雨的声音之外,仿佛其他一切都声音都消失了,她松开手,任凭手机随意地落在了沙发上,有那么一会儿,她想,只要自己闭上眼睛就能够享受像儿时一样的宁静吧。

但通话并没有终止。

陆以泽呢?他现在也许正坐在那张她亲手擦过的人体工学办公椅上,也许在那面经常有人打扫的、可以俯瞰整个全市最繁华贸易中心的高楼的落地窗前踱步,只不过,就如同字面上的,这一切都不如他远离自己,她因为未能结束的通话而停止了想象。

「你是什么时候对我产生戒心的,林鹿,这不像是你——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

林鹿轻笑,「你是想问——我什么时候对你感到失望的?」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离婚那天老公跑了相关小说

重生柯南当侦探

老天和高成开了个玩笑,穿越到了案件频发的世界,却全然忘记了案件始末。好不容易经营一家城户侦探事务所,隔壁却...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猫色
太子妃被迫献身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墨彦竹
重生的我不需要女主

遭遇柴刀结局的王衡,回到了之前的青春岁月。这一次,他发誓绝不拈花惹草,不管少女们怎么说都要坚持苟住,一心一意...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螺旋飞面
坏总裁诱拐小人鱼

类型:纯爱    作者:阿简
证道从遮天开始

穿越遮天世界,证道不朽。无限流,第一个世界略长。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鬼灯青月
这个宇智波过于谨慎

宇智波启来到这个世界后一直小心翼翼,他发誓自己一定要谨小慎微,苟到结局。可是有一天他接到了一个任务——掩...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虚空吟唱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