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0章 九阶最高?

天下间,卡在神武巅峰的修士数量不少。

殷半城、方星阑以及萧鸿,只能算是其中很少的一部分。

认真说起来的话。

散修当中,亦有一些人卡在这个位置。

一是功法问题。

二则是气血衰败的问题。

一些顶尖大宗的长老,拥有通神功法的传承,然而天生资质有限,等走到神武巅峰的时候,寿元已是所剩不多。

后面再想突破,自身却难以为继。

对于拥有天人的顶尖大宗来说,功法不是什么问题。

真正的问题。

乃是解决气血衰败的方法。

这样一来,造化丹的作用便又是凸显了出来。

天下间丹道宗师本来就稀少,其中也不是每一个丹道宗师,都能炼制出造化丹。

秦书剑以生命源提升天青丹箓,处于丹道宗师顶峰,在炼制五枚造化丹的时候,仍然有一枚失败。

对于其他勉强跨入这个境界的丹道宗师而言。

炼制造化丹的成功率,其实非常低。

然而。

每一次炼制所需要的材料,都不是简单的宝物。

哪怕是顶尖大宗,失败个两三次,也承受不起这样的损失。

毕竟有些材料,不是有钱就能买的到的。

比如说混元圣果。

在秦书剑看来,天阵宗为了得到这两枚混元圣果,估计都将落月府翻了个底朝天。

或许在挤一挤还能找到一两枚。

可要想得到更多,则是没有可能。

“慢慢来吧,不急。”

秦书剑微微一笑,他没有立刻将造化丹送给萧鸿的打算。

虽然跟对方交情不错。

可交情归交情,有些东西还是要分的清楚才行。

他相信自己拥有造化丹的消息流传出去,北云侯府应该会来求丹。

多一位天人,对于北云侯来说也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秦书剑自语:“等到时候再说吧,炼制一次造化丹不容易,依我看四枚还是太少了!”

四枚是真的太少了。

当就他知道,而且有足够资本购买造化丹的,就有不下于四人。

而自己所不知道的,那就更多了。

总的来说。

造化丹这样的东西,自然是越多越好。

最好一次性炼制个百八十枚,这样元宗就发了。

摒弃掉自己内心这个不实际的猜想,随后秦书剑将注意力落在了自己的属性面板上。

特殊武学,天青丹箓也有可以提升的加号。

对此。

秦书剑则是眉头微微一挑。

“大昭里面丹道宗师便是顶尖,而且没有像阵道宗师一样,划分一境二境三境,丹道宗师便是丹道宗师,哪怕更强的丹道宗师,也仍然是超脱不了这个范畴。”

“如果提升天青丹箓的话,是完全突破到另外一个未知的境界,还是依旧保持在丹道宗师上面?”

他有些不太确定。

像这样的情况,秦书剑不是第一次遇到。

铸造祖典提升的时候,阵道宗师虽然从第一境突破到了第二境,可铸造宗师的职业,却仍然是铸造宗师。

除此外。

突破前与突破后,好像变化不大。

突破前,在没有先天胚胎的时候,不能炼制道器,突破后也依旧如此。

要说变化的话,那也是有一些的。

那便是炼制灵器时,更加的轻松,几乎不会有失败的可能。

至于天青丹箓会不会跟这个一样,其实在秦书剑心中想来,一致的可能性很大。

“算了,提升就提升吧,就算是炼制丹药娴熟一些,也终归是一件好事。”

想到这。

秦书剑直接耗费了十亿的生命源,将天青丹箓提升。

相比于他现在三百多亿的生命源来说。

十亿生命源不算太多。

随着生命源的消耗,一股玄妙的感悟自他心头涌起。

这个玄妙大概持续了半个小时左右,就渐渐消散一空。

秦书剑睁开双眼,眼眸中有些许疑惑的神色。

刚刚的突破,他好像领悟到了什么,又好像没有领悟到什么。

不过一股福灵心至的感觉自心底涌起,让他对于炼丹一道愈发得心应手。

再看属性面板的时候。

天青丹箓果然如预想的一样,没有突破宗师的桎梏。

“下一次提升,估计是需要一千亿才行,这个事情还是等以后再说吧。”秦书剑也不再理会这个事情。

花费十亿点生命源,纯粹当做是试水一下算了。

至于以后的事情,那就以后再说。

随后。

他又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些材料,旋即又是取出一个炉鼎,直接便在院子里面炼制丹药。

这一次要炼制的,乃是洗髓丹。

洗髓丹有强有弱。

弱的不过是三阶丹药。

强的则是能够达到八阶丹药的程度。

而效果的话,自然是等阶越高越好。

三阶的洗髓丹服用的话,能够发挥的作用一般,虽说可以踏入修行界,但能不能突破入武层次,还是一个未知的事情。

至于八阶的洗髓丹。

等闲之人服下后,比之天才修士也弱不了多少。

如今秦书剑要炼制的,便是八阶洗髓丹。

毕竟将宁烜从宫明泽手中抢过来,总得给人家一些好处,不然的话,他在宫明泽面前也有些丢面子。

秦书剑现在要做的。

便是让宁烜明白。

元宗作为顶尖大宗,根本不是宫明泽这些散修野路子可以比拟的。

炼制洗髓丹难度不大。

一些灵药丢进去,秦书剑便立刻开始着手炼制。

半天时间后。

三枚丹药出炉,化为流光井然有序的从里面出来。

刚一出来。

三枚青色的丹药上面,便是有淡淡的黄色气体氤氲,给人一种玄妙的感觉。

“这是?洗髓丹?”

手中握着三枚丹药,秦书剑面色有点错愕。

眼前的洗髓丹,跟他预想中的洗髓丹,似乎有点不太一样。

神念落下。

三枚丹药顿时出现在了他的感知当中。

良久过后。

秦书剑才回过神来,看着手中的丹药,神色有些怪异:“八阶洗髓丹,看里面所蕴含的药力跟九阶丹药也差不了多少,这是材料的问题,还是因为我突破了天青丹箓的原因?”

他回想自己炼制丹药时候的场景。

放进炉鼎里面的丹药,基本上都是八阶洗髓丹所需要的标配材料。

这样一来。

问题肯定就是出在自己的身上。

找到问题所在,秦书剑眼中顿时有精芒爆射。

“炼制八阶丹药,效果却能比肩九阶丹药。”

“那我要是炼制九阶丹药,效果岂不是比之九阶丹药更强。”

“九阶丹药已是如今所知的顶尖丹药,那么九阶之上的话,又是什么层次?”

“圣品、神品、还是仙品?”

秦书剑脑海中连续出现几个,直接前世所听闻过的字词。

旋即。

他又是想到了一个事情。

“大昭曾经没有九阶以上的丹药存在,所以九阶丹药便是顶尖,纵然连造化丹这等逆反先天的至宝,也属于九阶的范畴。”

“如此的话,我若是炼制出药效超过目前所有九阶丹药药效的神丹,那岂不是可以自己开辟更上一个级别的划分。”

“到时候我想叫圣品就圣品,神品就是神品,仙品就是仙品。”

越想,秦书剑的神情却越是激动。

这不是一个小事。

人族万载以来,丹药最强便是九阶,从来没有超越过九阶的存在。

若是他打破了这一层桎梏,开创了九阶之上的等阶,那么天下间的炼丹师都得以他为尊。

之前秦书剑还在为了炼丹师不够的问题烦恼,但要是这个消息流传出去,那么人族炼丹师必然蜂拥而来。

到了那时候。

元宗还用愁炼丹师不够?

秦书剑深吸口气,说道:“不过这个事情急不来,要想炼制出九阶以上的丹药,则必须要有天下人见证才行,不然的话难以服众。

而这样一来,我丹道宗师的身份也该暴露出来了。

不过,这个倒不是什么大问题。”

反正都是两道宗师了。

那再多一个丹道宗师,凑一凑三道宗师,也是勉强可以接受的。

而且他已经晋升天人,很多事情也不需要顾忌太多。

没有谁会因为一个虚无缥缈的猜测,就对一位天人大修动手,而且这位天人大修,本身还是一位阵道宗师第二境的强者。

这样的强者。

就算是一般的入圣强者出手,也未必能够拿得下。

除非出手的人,是大能级别。

只是大能强者数量稀少,如今人族里面拥有大能级别的存在,无非就一个朝廷。

不过在秦书剑想来。

朝廷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动作。

思来想去。

这个事情严格来说,对自己还是有利的。

不单是对自己有利,就算是对整个元宗来说,都是有利的。

“铸造堂跟阵法堂吸引了一批人,现在虽然没有大师级别的高手坐镇,但也不缺乏上品层次的修士,反倒是炼丹堂,由始至终就只有沈玉华在支撑。

现在宗门里面弟子越来越多,对于高阶丹药的需求也是变多。

单靠一个沈玉华,还是差了许多。”

招募炼丹师,这是势在必行的事情。

不然的话。

总不能让他一个宗主,天天出手炼丹吧。

堂堂天人大修就待在宗门里面炼制丹药,正事也不干,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摇了摇头。

秦书剑起身,向着庭院外面走去。

经过炼丹的时间,现在也是过去了一个昼夜。

修士很少会睡觉,大多时候都是盘膝打坐,修炼蕴养精神。

而对秦书剑来说,现在时间观念已经很模糊了。

身上几千年的寿元压着,一天两天的时间那就是毛毛雨。

甚至他都在想。

如果哪天自己找个深山老林一钻,几千年后出来,会不会已经沧海桑田了。

“过多太闲的人,总是容易想太多。”

秦书剑忽然间失笑,脚下步履迈动,已是向着外门弟子居住的地方走去。

……

毕常正在内堂里面坐着喝茶。

作为统管外门弟子的执事之一,他的生活还是挺惬意的。

除了每到固定时间,需要外出斩杀一些妖兽,完成考核以外,其余就没有别的事情。

为此。

毕常还故意压制一下自己的境界,避免突破的太快,没有办法完成考核。

不过他也明白,这样的做法不是长久之计。

迟早有一天,宗门会给出应对的措施。

在这之前。

毕常倒也乐得潇洒。

特别是统管外门弟子,虽说明面上油水不多,竞争压力也不大,可权利却是不小,暗地里的好处也是不少。

那些外门长老一个个都在闭关修炼。

真正管事的,便是他们这些外门执事。

而外门弟子又是所有宗门弟子里面,基数最多的。

这样一来二去。

可以运作的东西就太多了。

“毕执事倒是好雅兴。”一声爽朗的笑声传来,一个青年从外面走入。

毕常端住茶杯的手略微停顿了一下。

然后看向来人,淡淡说道:“我倒是谁呢,原来是你。”

“怎么,今日来我这里,是有什么事情?”

“弟子今日前来,倒是有一事想要询问。”纪河自来熟的坐下,随后拱手说道。

“什么事?”

毕常不咸不淡地回道。

一个内门弟子,还不值得他重视太多。

论及真正身份的话,纵然是精英弟子在他面前,也要矮上半头。

执事的名号,可不是说说而已。

哪怕他只是外门执事,也一样如此。

不过。

纪河实力也是不弱,虽然如今只是外罡境,日后突破灵神也不是什么问题,一旦对方突破灵神境,必定会申请身份进阶。

到时候,对方也算得上精英弟子。

所以。

毕常才没有给对方什么脸色看。

不然的话。

单凭借纪河擅自进入内堂这里,他就要对方好看了。

纪河说道:“听闻昨日贾执事带了一人过来,不知这件事情毕执事是否知道?”

“怎么,你有什么想法?”

毕常心中了然,旋即看了纪河一眼,嗤笑道。

在他心目中。

纪河此人心高气傲。

昨天贾何带人过来,听闻那人也是秦书剑亲自带入宗门的,疑似弟子候选人。

如今对方前来,肯定也是为了这件事情。

纪河淡笑道:“我不过是对新来的弟子有些好奇,所以想要询问下毕执事罢了。”

说话间。

他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小玉盒,然后推到了毕常面前。

“我需要的信息不多,只是想让对他多一些了解,还望执事大人能够成全。”

闻言。

毕常眉头微微一挑,然后将玉盒打开,里面放着一枚圆滚滚的丹药。

随着丹药的出现,一股淡淡的药香随之传开。

“四阶丹药!”看到这里,毕常神色也有些惊讶。

四阶丹药不是等闲。

在宗门里面要兑换一枚这样的丹药,也要花费不少的贡献值。

看到这枚丹药。

毕常发现,纪河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富裕。

一边的纪河见此,轻笑道:“这不过是弟子的一些心意,还望毕执事不要推辞。”

他有把握,毕常会将丹药收下。

毕竟对于毕常此人,纪河也是了解的。

不然的话。

他现在也不会带着丹药上门拜访。

不过——

毕常看了两眼丹药后,随手便将玉盒盖上,然后重新放了回去,淡笑说道:“可惜啊,毕某有些事情还是知道规矩的。”

“毕执事这是什么意思?”纪河眉头一皱。

“没什么意思,要是没事的话,你还是回去吧。”

毕常说话间,端起茶杯然后抿了一口。

四阶丹药是好,但这东西拿着烫手。

他又不是不知道,宁烜很大可能是秦书剑的人。

一旦得罪了秦书剑,别说是一枚四阶丹药,就算是一枚九阶丹药,都未必可以保住他的命。

什么东西该碰。

什么东西不该碰。

毕常心中很清楚。

不然的话,他也不会一直坐在外门执事这个位置上,几年都没什么动弹。

说到底。

就是因为他会做人,知道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

如果是换做其他时候。

毕常或许会卖纪河这个面子,跟这位即将晋升精英弟子的人拉个交情。

可现在,他却没有这个想法。

在宗门里面该站在谁那一边,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该怎么选择。

看着推回来的玉盒。

纪河面色有些难看,良久过后,才将脸上的阴沉收敛起来:“毕执事,弟子没有其他用意,只是单纯想要了解一下,你又何必要拒绝。”

“纪河,你终究是太嫩了。”

“毕执事——”

“你要明白,有些东西是你可以碰,但有些东西是你不能碰,不要以为在内门弟子里面有些威势,就当真可以为所欲为。”

毕常抿了口茶,看着纪河逐渐黑下来的神情,失笑道。

“有些事情自以为瞒天过海,其实都被人家看着呢,只是小打小闹入不得眼,才没有人去理会,可要是蹦跶的太欢,那可不是一件好事。

而且说实话,凭你要想对宁烜有什么想法,还是差的远了。”

说到这里。

毕常也有些乏味,直接挥手道:“你走吧,这次我就当你没来过,下次做事之前想清楚,有些人生来就不是你能动的。”

坐在那里的纪河,此刻脸色青一阵白一阵,不知在想些什么。

毕常的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

他若是在坚持,那也是自讨没趣。

想到这里。

他将桌子上的玉盒收起,随后站起身,沉声说道:“这一次倒是我唐突了,还望毕执事不要放在心上。”

说完。

也不等毕常说话,直接便转身离去。

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毕常摇头说道:“还算有点智商,没有真的在这里发泼撒野,不然的话,你这内门弟子估计也到头了。”

纪河是天才这个不假。

不然,对方也不会这么容易就走到外罡境的程度。

但有一点需要知道的是。

元宗里面最不缺少的,恰恰就是天才。

“不过四阶丹药可惜了啊,要是拿到手,还是值不少贡献值的。”想到那枚被拿走的四阶丹药,毕常又是有些牙疼。

不管怎么说,丹药还是好的。

眼睁睁看着一枚四阶丹药从自己手中溜走,他也是感到心疼。

“唉,要不我把纪河找回来,问问他还有没有其他需要帮忙的,说不定能将这丹药给薅回来?”

毕常心中又是涌现出一个念头。

不过很快。

他就打消了这个想法。

纪河又不是傻子,这一次明摆着是冲宁烜来的,才舍得下这个本钱。

换做一般的人,对方也不会出这个价。

想到这,毕常又是摇头:“宁烜看着也是穷,身上没什么油水可捞,再这么下去,我都要揭不开锅了。”

“我看毕执事生活惬意,又怎么会揭不开锅?”

“谁!”

毕常面色微变,厉声喝道。

说话间,他的神念疯狂扩散出去,却没有找到半点端倪。

一时间。

毕常的神色无比凝重。

能够瞒得过他的感知,对方的实力不容小觑。

他也是灵武境三重的高手,就算是显圣境开口,也不会一点察觉都没有。

来人的实力不简单!

难道是神武境的大修士?

毕常不能确定,心中疑惑涌起,不过他表面上则是镇静下来,沉声喝道:“何方朋友到来,何不现身一见,可是嫌弃我元宗招待不周!”

说到元宗两个字,他特意加重了一下说话的语气。

突然间。

一股清风拂面而来。

一个青衫人不知何时,已经坐在了原先纪河的位置上。

看到青衫人的样貌后,毕常面色惊骇,想也不想躬身行礼,言语当中亦有惶恐:“毕常不知宗主驾到,言语之中多有得罪,还望宗主海涵!”

“毕执事不用多礼,还请坐下吧!”

“谢,谢宗主!”

毕常直起身,看着秦书剑温和的脸色,心中则是七上八下。

他怎么也没想到,秦书剑会在这个时候到来。

不对。

对方绝对不会是刚刚来,而是一早就到了,只是到现在才现身罢了。

毕常脑海疯狂转动,想到这个可能后,他背后又是吓出了一身冷汗。

秦书剑早就到了。

那他刚刚跟纪河的谈话,对方肯定也是知道的。

“幸好我没有答应纪河,不然的话,我这执事就到头了,纪河险些误了我!”

毕常心中微松,同时也对纪河起了一丝愤怒。

要是自己稍微动摇一点。

现在丢掉执事位置都是轻的,说不定连命都要没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我真的是正派相关小说

我真的是个内线

“ESPN没有把你排入本赛季十佳大前锋行列,不是因为你不够强,而是他们认为一个可以从三分线外晃开对手完成突破...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葛洛夫街兄弟
我在东京签到打卡

〖叮——签到奖励独栋建筑永久产权一份〗〖叮——签到奖励一亿樱元〗〖叮——完成打卡任务——奖励称号-全...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开心小帅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

这个世界一直都不寻常。看似普通的某个地方或者某样物品,其实充斥着诡异、神秘、荒诞和离奇。它们或许是一缕...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夜行狗
我为国家修文物

现实与历史的交错中,谁能触及国宝文物深藏的秘密?我睁开时光之眼,看见了这样一个世界:权谋、艺术、战乱、马蹄与...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十三闲客
我投篮实在太准了

175cm欧冠MVP,2000届唯一牌面,乔丹钦点五大分位之首,老司机的小老弟,大鲨鱼的My Boy,姚明的黄金搭档,12冠王,小皇帝...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肉末大茄子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

“我想回家。”“你可能回不去了。”“为什么?”“因为这里离你家很远。”“有多远?”“一千二百多年那么远。...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花还没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