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9章 公事跟私事

万族间本就没有什么交情。

上古以前的恩怨就不说了。

单单是上古破灭后,至今百万年时间,各族就有不少的摩擦。

所以。

万族会议商定事情以后,也没有谁留下来叙旧,都是各自离去。

不过。

也不是所有的皇者都离去了。

依旧是有皇者,中途留了下来。

“久闻秦皇大名,今日一见,果非常人啊!”金鹏皇视线落在秦书剑身上,正色说道。

“金鹏皇过誉了。”

秦书剑微微一笑。

对于眼前这位金鹏族的皇者,他也没有起什么轻视的心。

金鹏皇虽然没有证道。

可在秦书剑看来,对方的实力未必就弱了多少。

上一代陨落于妖皇手中的金鹏皇实力如何,他不清楚。

可眼前的金鹏皇。

给自身的感觉其实不弱。

“涅槃境!”

“还是半仙!”

秦书剑心中暗忖,但也不敢肯定多少。

毕竟没有真正的交手,只是凭借感觉去猜测一位强者的实力,只能有一个大概。

“束阳找到我金鹏族,也曾表露过人族的意思,本皇此次前来,除了是应秦皇之邀参加万族会议以外,还有就是为了你我二族结盟的事情。”

金鹏皇沉声说道。

他口中所说的束阳,便是天纹岛的金鹏王。

只是。

在天纹岛的时候,金鹏族就束阳最强,所以能够称之为金鹏王。

但实际上。

在金鹏皇的口中,要是称束阳为金鹏王就不合适了。

所以。

才口中呼唤他的本名。

提到结盟二字。

秦书剑的脸色也是变得认真,起身说道:“这里不合适谈话,金鹏皇还请随本皇到城主府一叙。”

“请!”

“跟本皇来!”

两人离开了会场,直接前往城主府。

现在城主府内,也是空无一人。

不过秦书剑跟金鹏皇都不在意这个事情,两人分左右坐下。

坐下以后。

秦书剑也不浪费时间,看着金鹏皇说道:“此次本皇从束阳过去,主要的目的也是为了跟金鹏族商议结盟的事情。”

说话间。

他略微停顿了下,方才接着说道。

“金鹏皇应该也清楚,上古破灭后,人族便是四面楚歌,万族中绝大部分的种族,都跟人族有所恩怨,只是经过百万年的时间,这段恩怨有所消减。

但是仍然有部分种族,覆灭我人族之心不死,妖族便是其中之一。”

秦书剑说道。

“金鹏族昔日跟蛟龙族争夺妖皇位置失败,从而被迫剔除出妖族,上代金鹏皇更是陨落在了上代妖皇的手中,金鹏族跟妖族恩怨也算是积攒颇深。

你我二族联手,本皇不要求金鹏族对付其他势力,只要求金鹏族钳制妖族就足够了。

相信金鹏族沉寂三万年,要做到这一点,应该不难才是。”

秦书剑说完,看向金鹏皇的脸上拥有淡淡的笑容。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

他算是将所有的事情,都给摆在了明面上。

人族跟金鹏族结盟。

重点在于妖族的事情上面。

金鹏皇沉吟了一下,随后说道:“钳制妖族没有问题,现在妖族跟人族几战下来,也是损失不轻,仅有的两位大圣也陨落了。

金鹏族可以帮助人族钳制妖族,甚至于是人族有难,我族一样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出手相援。

不过,本皇却有一个要求。”

“金鹏皇但说无妨。”

“我要人族帮助我金鹏族,夺得妖皇的位置,将蛟龙族彻底驱逐出去或者覆灭,而我金鹏族一旦成为妖族妖皇,也可以永世跟人族缔结盟约。

只要我金鹏族一日不从妖皇位置下来,便一日跟人族为盟友。”

金鹏皇面色郑重地说道。

他的目标!

是妖皇!

在金鹏皇看来,真正让金鹏族蒙羞的,是昔日争夺妖皇位置失败最后被蛟龙族驱逐。

要想将这个耻辱洗刷干净。

那就必须要将妖皇位置重新夺回来,然后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也让蛟龙族尝试一下金鹏族的待遇。

闻言。

秦书剑说道:“妖族里面,除却蛟龙族以外,其他各族的实力也是不弱,纵然是将蛟龙族驱逐出去,金鹏族就有把握能够压服其他各族?”

“那是自然。”

金鹏皇傲然一笑,面露自信的神色:“秦皇莫要小看了我金鹏族,三万年的时间封锁秘境,虽然是丢失了很多东西,但同样我族也是得到了养精蓄锐的机会。

如果是妖族没有实力大损的情况下,本皇没有万全的把握。

但要是现在,本皇却可以肯定,只要人族助我族将妖皇那老东西摆平,剩下的事情,我金鹏族自己便可完成。”

对此。

秦书剑发现自己要重新估量一下金鹏族了。

原先他以为,金鹏族沉寂三万年,可以勉强做到钳制妖族,已经是很了不得了。

可看金鹏皇的样子。

金鹏族的实力,只怕比自己预想中的,还要强大不少。

以目前的局势来看。

这无疑是一件好事。

自己的盟友实力越强,能够发挥的作用就是越大。

别看现在万族战场即将开辟,各族不会掀起太多的战端。

恰恰相反。

万族战场一旦开辟成功。

才是真正大战掀起的时候。

在天地大势前。

任何种族都不可能放任这样的机会不管。

要想在魔渊大劫中争取到一线生机,那么天地大势就必须要争取。

不然的话。

就算是渡过了魔渊大劫,也渡不过其他的劫难。

“既如此,你我二族便正式缔结盟约,本皇也希望人族可以跟金鹏族永世为盟。”秦书剑深深的看了金鹏皇一眼,淡淡说道。

“自然。”

金鹏皇脸上也有笑容。

金鹏族这次沉寂三万年重新出世,为的就是将昔日丢失的荣光重新找回来。

只是。

妖皇已经证道成仙。

凭借现在金鹏族的实力,要想对付妖皇,无疑是以卵击石。

这个时候。

必须要有抗衡妖皇的强者作为盟友才行。

四大部洲里面。

有底气得罪妖族,且没有什么顾忌的,思来想去也就只有人族了。

随后。

两人简单的商议了一些事情,立下规则誓言,这次的结盟就算是正式完成。

没多久。

金鹏皇便是起身离去。

金鹏展翅。

遁入虚空之中。

蓦然间。

金鹏皇感觉周围的虚空凝结,一只手掌从天穹上碾压下来,直接让他面色大变。

“妖皇!”

他想也不想,便是全力反击。

翎羽上面爆射出无尽的金光,刹那间便是粉碎虚空,化为真元洪流向着手掌轰击了过去。

轰——

金光破碎,手掌重重的落在了金鹏皇的身上。

恐怖的力量爆发。

金鹏皇发出一声悲鸣,肉身炸裂,无数的翎羽在这股恐怖的力量作用下,直接化为了齑粉。

砰!!

一头巨大的金翅大鹏砸破虚空,向着大地跌落了下去。

凌空中。

金鹏皇勉强稳住身形,再看向虚空的时候,一头真龙已是占据天穹位置,巨大的眼眸中尽是冰冷的神色。

妖皇!

看到真龙出现,金鹏皇的脸色顿时难看到了极致。

他万万没有想到。

妖皇会在这个时候伏击他。

“没想到上任金鹏皇陨落后,金鹏族沉寂三万年,还能诞生出你这样的强者,半仙的确是够强大,可惜你出现的时机不对。”

妖皇缓缓开口,声音如同雷霆震动。

在他眼中看来。

此刻的金鹏皇,已经跟尸体没有什么区别了。

不管是半仙也好,还是涅槃境也罢。

只要没有证道成仙,那就是难逃一死。

金鹏皇脸色难看:“妖皇,没想到你会如此不顾身份,在这里埋伏!”

“金鹏族不该出现,既然已经封锁了秘境,那就一直封锁下去,本皇也不会对你金鹏族赶尽杀绝,可你偏偏不识好歹,那也怪不得谁。”

妖皇冷声说道。

话落。

他已是一爪向着金鹏皇抓了过去。

五根利爪,轻而易举便是将虚空化为齑粉。

可怕的力量。

让金鹏皇脸色连连变动。

想也不想。

他直接便是转身遁逃。

由始至终,金鹏皇都没有想过要跟妖皇交手,因为对方是真仙,而他只是半仙罢了。

差了一个字。

实力却是天差地别。

只是——

金鹏皇刚刚遁逃,周围虚空便是传来强大的封镇力量,一座殿宇自天穹上缓缓落下,强大的压力让金鹏皇肉身再度崩裂。

“天妖殿!”

在看到天妖殿的瞬间,金鹏皇心如死灰。

一个妖皇他已经不是对手。

再加上祖兵天妖殿,完全是死路一条。

妖皇面色淡漠:“本皇知道金鹏族速度很快,所以特意请来天妖殿,避免再让你给逃了!”

对于金鹏皇。

他是起了必杀的决心。

就在金鹏皇要被彻底镇压下去的时候,一截刀身从虚空中探出,随后便是狠狠的劈在了天妖殿上面。

轰——

可怖的余波爆发。

天妖殿剧烈震动,周围的封镇力量,也是顷刻间被瓦解。

妖皇面色一变,想也不想就是立刻出手。

龙爪震碎虚空,欲要将金鹏皇格杀当场。

同时。

一个布满道韵的拳头从虚空中探出,直接跟龙爪轰击在了一起。

强大的力量反震而立。

妖皇不得不中途收手。

虚空崩裂。

秦书剑自里面走了出来,负手看向眼前的真龙,淡然笑道:“妖皇又何必急于出手呢,金鹏皇怎么说也是刚刚参加了万族会议。

要是被你伏杀在这里,岂非要让人怀疑,是我人族心怀不轨?”

淡笑的话语。

让人感觉他面对的不是一位真仙,而是平常的对手。

“秦皇!”

妖皇眼神彻底冷了下来。

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金鹏皇拖延了这么久,才从东城离去,妖皇就猜想对方是否跟人族达成了什么协议。

眼下再看到秦书剑出手相救。

他基本上可以肯定。

金鹏族必定是跟人族结盟。

心中思绪转动,妖皇面色依旧冰冷:“本皇只是在清理我妖族余孽,跟人族没有什么关系,秦皇还是让开的好。”

“很不凑巧,我人族已经跟金鹏族结盟,断然没有让开的道理。”

秦书剑半步不退。

一边,金鹏皇这时候也是恢复了一些。

看着秦书剑的背影,他突然间感觉这个背影有些伟岸。

说实话。

金鹏皇还是第一次离开金鹏族的秘境。

对于这位人族秦皇的传言,也不过是有所耳闻而已。

此时真正看到。

他才算是知道,对方的实力到底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步。

“今日本皇,便卖秦皇这个面子!”

对视了许久,妖皇最终选择了退去。

只看到真龙身躯裹挟天妖殿,撞碎虚空离去。

他还是没有跟秦书剑交手。

因为没有把握。

如果是在重创星皇的时候,妖皇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退走。

可在秦书剑一刀劈出百万里峡谷后。

他已经明白。

对方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一个神鬼莫测的地步。

就算自己有天妖殿在手。

妖皇也没有战胜的把握。

在没有绝对的把握前,他不会跟秦书剑轻易的交手。

战胜了还好。

一旦战败的话,妖族的声势又会跌落一个层次。

而且为了金鹏皇去跟秦书剑死战,在妖皇看来也根本不值得。

所以。

妖皇退了。

退的很干脆。

在对方气息完全消失的时候,金鹏皇才深吸了口气,朝着秦书剑拱手致谢:“这次多亏了秦皇出手相救,不然的话,金鹏族只怕是要换一个皇了。”

说到最后。

他也是叹了口气。

不真正的跟真仙交手,永远都没有办法明白其中的差距。

金鹏皇本以为自己就算跟妖皇有些差距,但也不至于到没有办法抗衡的地步。

直到现在。

他才算是明白。

没有突破真仙以前,自己在妖皇面前什么都不是。

秦书剑淡然笑道:“金鹏皇客气了,你我二族既是结盟,本皇又怎么会坐视不管。”

“此次大恩,他日必定答谢,本皇还需要立刻回归金鹏族,就此告辞!”

金鹏皇郑重的拱手,随后便是御空离去。

他没有问。

秦书剑为什么会这么准时到来。

有些话,问的太清楚也不一定是好事。

看着金鹏皇离去。

秦书剑在虚空中停顿了几息,也是转身离去。

在三人完全离去的时候。

隐藏在附近的修士,才敢冒头出来。

刚刚真仙出手。

威势可是半点都不小。

那些修士感受到了这股威势,都是不敢轻易的动弹。

再到后面秦书剑的出现,他们更是将心都给提了起来。

担心这两位大佬真的打起来。

到时候只凭借余波。

都能让等闲的天人修士泯灭。

所幸的是。

双方最终没有交手,担忧中的大战也没有爆发出来。

从暗处走了出来,一名外族修士露出感慨的神色:“人族秦皇名不虚传,只是单纯的现身就能将妖皇吓退了,天地间能够做到这一步的,只怕也没有谁了吧!”

“妖皇未必是被吓退的,只是不想跟秦皇交手罢了。”有修士持不同的意见。

对此。

原先开口的修士说道:“是也好不是也好,那也是秦皇的实力足够强,才能让妖皇如此忌惮,如今四大部洲里面哪一个天人强者,能够做到秦皇这种地步。

莫要说天人,就算是一般的真仙,也没有办法做到吧!”

“那倒也是!”

那名修士这时候也不再反驳,深有同感的点头:“都说昭皇是四大部洲第一强者,依我看,这位秦皇未必就差了多少。

人族拥有这样的顶尖强者坐镇,难怪可以在那样艰难的局势里面崛起。”

“都散了吧!”

不知是哪个修士说了一句,随后这些人都是各自散开。

万族会议从开始到结束。

只用了半天时间。

但是这半天时间,已经是让那些前往人族疆域的修士心满意足。

因为他们发现。

以往很少能够见到一面的皇者,在这短短的时间里面,接二连三的见到了。

可以说。

一次万族会议。

已是将整个四大部洲所有顶尖强者,都给聚集了过来。

为此。

人族的声望又是拔高了不少。

毕竟几十万年来,还是第一次有人可以将万族的强者,都给全部聚集在一起。

就算是昔日妖族强盛的时候。

也是没有办法做到这一步。

人族做到了。

所以人族也出名了。

当然。

人族原本就很出名,现在不过是在原有的名声上锦上添花罢了。

自万族会议结束后。

四大部洲又是陷入了一段时间的平静。

但是。

这种平静,只是明面上的平静。

实际上。

各族暗流涌动,暗中抽调修士强者,在为了即将开辟的万族战场做准备。

在这个时间里面。

秦书剑则是待在乾元界里面,默默的参悟自己的力量规则。

在各族没有将材料准确齐全以前。

他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

“师尊!”

庭院里面,一身青衫的宁烜腰间别剑,对着秦书剑躬身行礼。

跟大半年前相比。

现在的宁烜,变得气质变得更加的出众。

不止如此。

他的实力也是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秦书剑说道:“最近修炼上面,可有什么疑惑?”

看着面前的弟子,他也是感觉有些不好意思。

自从收了徒弟以后。

自己基本上就没有怎么搭理过。

上次知道宁烜的事情。

还是对方被困秘境,宫明泽前来求救的时候,秦书剑才派遣纪州跟乌山过去搭救的。

自那以后。

他就没有过问这个弟子的事情。

甚至于。

秦书剑都差点忘了这个弟子的存在。

直到最近这段时间完全空闲下来,他才想起了这个事情。

想到这里。

秦书剑也在心中暗自说了一句:失职啊!

宁烜直起身,说话的态度依旧恭敬:“弟子这段时间修行,的确是有一些疑惑。”

“说出来吧,正好本皇有时间给你解答一二。”

“多谢师尊!”

宁烜心中一喜,也没有矫情,直接将自己的问题都给说了出来。

在吞噬掉那个道人的灵神以后。

他的实力也是突飞猛进。

一年时间不到。

已是突破到了灵武境。

这样的进步。

可以说是飞跃式的增长。

同样的。

暴涨的境界,也让宁烜在修炼上面出了不少的问题。

这些问题。

他原本是打算自己好好打磨压制境界,然后一点点的去解决掉。

但现在自家师尊愿意解答。

无疑是省却了很多功夫。

另一边。

秦书剑对于宁烜的疑问,也基本上是有问必答。

灵武境的修行,在他看来就跟孩童牙牙学语没有什么区别。

以他现在的境界来说。

难度等同于零。

所以解答起来,更是没有任何难度。

每一次秦书剑的解答。

都会让宁烜陷入沉思,等到过去许久,完全理解以后,才问出下一个问题。

对此。

秦书剑也没有不耐烦,而是等待对方的缓慢消化。

“没想到,我也有认真传道授业解惑的一天。”

看着面前的弟子,他的心中也是颇有感慨。

大半天时间过去。

待到最后一个疑问得到答案以后。

宁烜躬身行礼,感激说道:“多谢师尊解惑,让弟子茅塞顿开。”

“你能够在短短时间内,修炼到如此地步也是不容易,不过境界虽然是主要,但自身的根基也不可忽视,便让本皇来看看你如今的实力如何吧。”

秦书剑端起茶杯,微抿一口后,平淡说道。

闻言。

宁烜退后一步,看向秦书剑郑重说道:“有请师尊指点!”

这是他最想要的结果。

出去历练这么久,跟同辈也有过许多的交手。

但是跟同辈的交手。

又哪有跟自己师尊亲自出手指点,效果来的好。

要知道。

自己这位师尊已是人族数一数二的无上强者,就算是四大部洲里面,也没有几个人是其对手。

到得现在。

宁烜已经不是以往那个小子,眼界已经开阔了许多。

但是。

他懂的越多,越能知道自己师尊到底有多可怕。

跟宁烜的郑重不同。

秦书剑一如既往的淡然:“出手吧!”

闻言。

宁烜没有答话,右手不知何时已经悄然间握住了剑柄。

凝神屏气。

浑身的精气神,在这一刻都收敛到了一个极致。

而当自身精气神完全收敛的时候。

一股纯粹的意念。

却是从无到有的诞生。

剑意!

长剑微动,已有剑吟!

下一瞬。

便看到宁烜手腕轻动,长剑猛然间脱离了剑鞘的束缚,如同瀑布般的剑光倾洒而出,化为惊天一剑朝着秦书剑刺了过去。

这一剑!

是他有史以来最巅峰的一剑。

剑光如瀑!

迅如雷霆!

只是这快到了极致的一剑,在秦书剑面前却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只见到他握住茶杯的手往前一伸。

一声轻吟从中响起。

所有的剑光异象都全部消失不见。

唯有剑尖准确无误的刺在茶杯上面,没有办法寸进分毫。

不止如此。

一股反震的力量从剑身上传了回来,将宁烜震的横飞了出去几米。

不过在即将落地的时候。

他一个凌空翻身,便是勉强稳住的身形。

收剑入鞘。

宁烜恭敬说道:“还请师尊指点!”

对于自己这一剑没有任何效果,他已是习以为常,内心没有半点波动。

秦书剑将茶杯放下,沉吟说道。

“你这一剑,在同等境界中已经算是出类拔萃,但是你出剑技巧有些问题,不能完美的发挥这一剑的威能,今日本皇便交你一个出剑的技巧。”

说完。

他直接伸手往前一指,宁烜直接呆立在了原地。

片刻后。

宁烜才从呆滞中清醒了过来。

不等他说话。

秦书剑突然间站起身,随手不知从什么地方取来了一根枯枝,淡淡说道:“还有你的那一式剑招,乃是来自于一位天人修士的遗泽。

以你现在的实力使用的话,倒也是足够了。

不过你既然是本皇的弟子,那我就再传给你一式剑招,能够领悟多少,就看你自己了。”

听到这句话。

宁烜精神顿时一震,也不敢有半点分心,全神贯注的将注意力落在了秦书剑的身上。

庭院中。

秦书剑以枯枝代剑,简单的做出了一个拔剑的动作。

这个过程不快也不慢。

只是在宁烜的眼中看来,秦书剑的这一个拔剑的动作,却是拥有无穷的玄妙。

收剑时。

所有气息尽皆收敛,仿如枯木一样。

出剑的刹那。

却是将所有锋芒尽皆显露。

简单的一根枯枝,在宁烜看来,已是能够开天辟地,化分天地阴阳。

一种玄妙的感觉,从心底油然升起。

“看来有些感悟了。”

秦书剑随手将枯枝丢掉,看着已经呆立在了原地,双眼完全失神的弟子,面上也是露出宽慰的笑容。

说实话。

他不懂什么厉害的剑招。

但问题在于。

达到自身这个境界,一举一动已是暗合天地,简单的一拳一脚也足以镇压山河。

可以说。

秦书剑如今的一举一动,一行一卧都等同于一门绝世的功法武学。

只是旁人要想领悟出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就如同他刚刚的简单拔剑动作。

实际上。

已经比许多高深的武学,都要来得高深了。

宁烜能够从中领悟出东西,就证明对方的天赋的确是很强。

一个日夜过去。

宁烜一直都没有动作。

直到日上中天的时候,失神的双眸从重新有了聚焦,最后将视线落在了秦书剑的身上。

“师尊!”

“不要多说,回去歇息吧。”

“弟子遵命!”

宁烜躬身退下。

他也知道自己领悟了一个日夜,精神的消耗很大。

这个时候。

的确是要回去休息。

在宁烜离开的时候,秦书剑也是起身。

不过他去的地方。

却是萧府。

萧府。

萧乘风熟练的给秦书剑倒了杯茶,淡笑说道:“秦皇这次过来,又是为了什么事情?”

“难道本皇没有事情就不能来了?”

“秦皇要是无事,还真没有来过我这里。”

萧乘风嗤笑。

在他看来,秦书剑没事别说不来萧府了,就连自己的那个小院子,都未必会踏出一步。

相处这么一段时间。

萧乘风自觉也是看透了秦书剑许多。

这位秦皇。

就是无利不起早的人。

被萧乘风看穿,秦书剑脸上也没有什么尴尬,失笑说道:“萧兄的确是看人很准,本皇这次过来有一公一私两件事情,想要跟你聊聊。”

“那就说一下公事吧。”

萧乘风端起茶杯,微抿了一口。

秦书剑说道:“万族会议的事情,萧兄应该得到一些消息了,现在各族都已经立下规则誓言,所有种族的皇者以及真仙,不得在万族战场中出手。

你也知道,我人族现在天人稀少,天人七重以上的强者,那更是稀缺的可怜。

相比起万族来说,我们实在是占据不到什么优势。

而且万族战场的开辟,是为了争夺天地大势,到时候各族肯定是要针对人族的。

以人族现在的实力,要想在天人层面上抗衡各族,很难!”

“所以,你想让我出手?”

萧乘风挑了下眉。

秦书剑轻笑说道:“萧兄也是人族一份子,而万族战场事关人族未来,相信你也不会拒绝,而且萧兄出手万族里面的天人,只怕也没有几个可以抵挡。

如此一来,我人族就可横扫万族战场了。”

萧乘风八万多的战力。

已经是达到了半仙的级别。

而且这还只是天人七重,要是突破到天人八重,万族战场绝对不会有人是他的对手。

到了那时候。

就跟人族疆域外,秦书剑自己对付万族二百名大能一样,完全是砍瓜切菜一样的乱杀。

这也是为什么。

他敢于立下规则誓言的原因。

人族有萧乘风这张底牌,就完全足够了。

闻言。

萧乘风没有拒绝,但也没有同意:“萧某出手没有问题,但秦皇可要想好了,真要人族横扫万族战场,尽数掠夺天地大势的话。

其他各族,只怕是要掀棋盘了。

到了那时候,又该爆发万族大战。

以人族现在的实力,真要引得所有种族来攻,也是没有抗衡的可能。

除非——秦皇你能成仙,或许还有力挽狂澜的可能。”

萧乘风虽然没有参与万族会议。

更没有过多掺和人族的事情。

可实际上。

他坐在乾元界里面,也是清楚天下事。

昔日自己做北云侯的时候,也是培养了不少班底,现在这些人也在不断的为萧家提供情报。

所以。

萧乘风对于万族的局面,看的很是透彻。

对方的顾虑。

秦书剑也是清楚的很:“本皇不需要萧兄真正的横扫万族战场,只要坐镇人族,保证人族疆域不失分毫就足够了,剩下的开疆扩土,交由其他人去做。

能够争夺到多少,这便看人族自己的实力了。”

秦书剑也不想这么快,让万族掀桌子。

万族战场的开辟。

便是一个缓冲的办法。

他现在的实力已经不惧大多数的真仙,但前提是,一对一的单挑。

要是所有真仙一拥而上。

别说二十万战力,就算是三十万战力那也得跪。

毕竟。

真仙打不过,人家还会自爆。

真仙自爆的威能,完全超越了自身的实力。

秦书剑暗自估算了一下。

要是封印的真仙自爆,他扛下来没有问题,但要是全盛时期的真仙自爆,说不定就是重伤的下场。

也就是说。

真要引得万族掀桌子,就凭借自己跟昭皇两个,哪怕再强也会被堆死。

所以。

秦书剑从来没有想过,要将万族逼迫到绝路上去。

至少在自己的实力,没有足够强大前,他不准备这么做。

按照他的估计。

要想真正不惧万族,就算是突破到天人十重,也未必可以做到。

不过如萧乘风所说。

如果自己证道成仙的话,那就问题不大了。

也就是说。

在没有成仙以前,秦书剑都是打算悠着点来,即给人族争取好处,也要给万族一口汤喝,你好我好大家好。

一旁的萧乘风闻言,摇头说道:“看来秦皇是有打算了,如此的话,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他是人族。

这个不可否认的事情。

万族战场开辟,萧乘风也不介意为人族而战。

所以。

由始至终,他都没有想过去拒绝。

“公事已经说完了,不知秦皇所说的私事又是什么?”

见此。

秦书剑也是变得正色起来,沉声开口:“萧兄前世乃是浩苍仙君,不知道可有听闻过追逐者的存在?”

“追逐者!”

浩苍仙君面色微变,他看向秦书剑的目光有些凝重:“秦皇是从哪里听说过追逐者的名号?”

“不对,莫非秦皇得到过追逐者的传承,是了,也只有追逐者的传承,才能如此的神秘,也才能让秦皇你的实力达到这样可怕的程度。”

说到后面,萧乘风又是深有同感的点头。

看到他的反应。

秦书剑面上也是露出凝重的神色,追问道:“这么说,萧兄的确是知道追逐者的存在了,敢问追逐者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势力。

他们的来历,又是什么?”

问过那么多人。

只有眼前的萧乘风,知道追逐者的存在。

对此。

秦书剑也说不清楚,自己的情绪到底是怎样的。

自从得到法眼以来。

他就有预感,追逐者一定牵扯到一个强大的传承,甚至于还有大的秘密。

秦书剑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他只是单纯的想要弄清楚,追逐者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对方留下这样的传承。

又是有怎样的目的。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我真的是正派相关小说

我真的是个内线

“ESPN没有把你排入本赛季十佳大前锋行列,不是因为你不够强,而是他们认为一个可以从三分线外晃开对手完成突破...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葛洛夫街兄弟
我在东京签到打卡

〖叮——签到奖励独栋建筑永久产权一份〗〖叮——签到奖励一亿樱元〗〖叮——完成打卡任务——奖励称号-全...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开心小帅
我用木雕记录异常

这个世界一直都不寻常。看似普通的某个地方或者某样物品,其实充斥着诡异、神秘、荒诞和离奇。它们或许是一缕...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夜行狗
我为国家修文物

现实与历史的交错中,谁能触及国宝文物深藏的秘密?我睁开时光之眼,看见了这样一个世界:权谋、艺术、战乱、马蹄与...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十三闲客
我投篮实在太准了

175cm欧冠MVP,2000届唯一牌面,乔丹钦点五大分位之首,老司机的小老弟,大鲨鱼的My Boy,姚明的黄金搭档,12冠王,小皇帝...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肉末大茄子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

“我想回家。”“你可能回不去了。”“为什么?”“因为这里离你家很远。”“有多远?”“一千二百多年那么远。...

类型:鲜网言情    作者:花还没开